中国音信周刊注意到-热点

热点 2019-08-26 13:18:02 72

  3年,887亿元!A股市场上时有财务造假现象披露,但数额如此巨大、连续多年坑骗者实不多见。

  号称医药白马股的康美药业年初自爆多算了300亿元货币资金,本就令投资者怒不可遏。谁想,随着证监会调查落地,人们才发现,康美这方面早就“轻车熟路”:3年累计虚增货币资金887亿元,累计虚增营业收入291.28亿元,累计虚增营业利润39.36亿元

  更奇怪的是,在巨额造假情况披露之后,在官方批评其“有预谋、有组织,长期、系统实施财务造假行为”之后,其股价不跌反涨,ST康美[600518]接连被推上2个涨停板。

  截至8月20日收盘,ST康美报3.37元/股,被33万手买单封死涨停板。谁在背后操作,又是谁在豪赌?

  至少在2018年上半年,康美药业还是A股资本市场上的一个白马神线亿元的历史纪录。

  这年年底,随着中国证监会的一纸调查令,康美药业的白马形象逐渐瓦解,市场对公司“高毛利率”“存贷双高”以及“坐庄”等质疑声不绝于耳,虽然公司公告辟谣,但股价一直跌跌不休,自2015年5月份的高点以来,公司股价已经跌近九成,目前市值不足200亿元。

  今年4月份,康美药业发布2018年年报的同时,发布了一份会计差错更正说明,称2018年以前营业收入、营业成本、费用及款项收付方面存在账实不符的情况,其中货币资金多计299.44亿元,营业收入多计88.98亿元,营业成本多计76.62亿元。

  公告一出,市场哗然。货币资金凭空消失近300亿元,康美药业的这拨操作令市场震惊。

  近日,康美药业收到中国证监会的《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》(简称“《告知书》”),《告知书》中详细披露了康美药业自2016年以来的财务造假情况。

  据证监会调查,康美药业在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半年报和2018年年报中虚增营业收入89.99亿元、100.32亿元、84.84亿元和16.13亿元,虚增营业利润6.56亿元、12.51亿元、20.29亿元和1.65亿元,累计虚增营业收入291.28亿元,累计虚增营业利润39.36亿元。

 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货币资金项目。康美药业2016年虚增货币资金225.49亿元,占公司披露总资产的 41.13%和净资产的 76.74%,2017年虚增货币资金299.44亿元,占公司披露总资产的 43.57%和净资产的 93.18%,2018年上半年虚增货币资金361.88亿元,占公司披露总资产的45.96%和净资产的108.24%。

  而证监会更是用罕见用语定调了康美药业的财务造假情况,“有预谋、有组织,长期、系统实施财务造假行为,恶意欺骗投资者,影响极为恶劣,后果特别严重”。

  实际上,早在2012年,就有媒体质疑康美药业虚增利润,至少虚增18.47亿元的资产,但后来,广发证券出具专项核查报告,“力证”康美药业不存在虚增利润,此事作罢。

  2016年,中国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落马时,被指控受贿693万余元,涉及9家上市公司IPO,其中就有康美药业。

  对于康美药业的财务造假,厦门国家会计学院院长、厦门市政协副主席黄世忠近日撰文称,“舞弊研究有个著名的冰山理论,该理论既说明已发现的财务舞弊可能只是冰山一角,也说明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已发现的财务舞弊可以追溯到多年以前。”

  目前,康美药业的财务造假情况水落石出,投资者也正在积极准备诉讼,康美药业后续将面临大规模的索赔。

 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表示,目前其已代理超过50位投资者,准备向康美药业发起索赔诉讼,初步测算索赔金额超千万元。

  他预计随着本次处罚具体事实的落地,索赔范围会进一步扩大。这也预示着康美药业要面对更大规模的投资者诉讼。

  “在康得新案中,仅在我们律师事务所就有超过200名投资者准备参加诉讼,且参加投资者的人数还在持续攀升中。预计康得新和康美药业,将成为近年来规模最大的两起证券索赔案件”,王智斌说道。

  另据证监会调查,2016 年年初至2018年年底,康美药业在未经过决策审批或授权程序的情况下,累计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非经营性资金116.19亿元,主要用于购买股票、替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偿还融资本息、垫付解质押款或支付收购溢价款等用途。

  2018年10月,有媒体报道称,康美药业涉嫌操纵股价、内幕交易,深圳市博益投资发展有限公司(简称“博益投资”)时任法定代表人王廉君,已被公安经侦部门采取强制措施,操纵标的可能涉及康美药业。

下一篇:没有了